我爱超链接

基本上大家都知道“超链接”,但是将来是不是大家都还知道“超链接”我持保留态度——从目前来看,App和微信提供的内容分发格局里,“超链接”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这篇文章想写很久了,原来规划的篇章很长很长,在微信里倒是很合适拆开了随笔,讲讲故事。

  • 超链接与Web网络

当互联网出现时,并不是现在大家熟悉的Web网络,而是TelnetFtpUsenet等这些古代网络名词。http协议html语言的出现,加上网页浏览器,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全新的互联网,让所有的用户都可以更容易接触到互联网,并开始使用。

这里面有个决定性的功臣其实是“超链接/hyperlink”,因为打开浏览器就看到yahoo,然后yahoo上面密密麻麻都是“超链接”,人们点来点去,就能在网络的内容世界里徜徉。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?当时大家都用“冲浪”这个词来描述上网的感受。显然,它能很好描述我们是如何在一个页面一个页面之间的跳转的,这就是依靠的“超链接”。

我是想说,超链接对于Web很重要,对于互联网普及也很重要。

  • 超链接与网络新闻

陈彤离开新浪网时,是我最想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。原因是我本科学新闻理论课时,讨论起以新浪网为代表的网络新闻和传统报纸新闻的区别时,我们提到了速度、提到了量、提到了对空间和时间的跨越,但真正让我激动的是,网络新闻,通过超链接,把报纸上的一个消息,置于了一个“语境”之内。

在一篇报道里,出现的专业名词都可以通过超链接指向名词解释页面;文章后面可以附上背景文章、关联报道、评论意见。所以,一条消息不再是孤零零地局限在豆腐块里,而是在“文脉”里。

可惜当门户把“超链接”变成商业模式以后,严格控制链接到站外文章;快速的新闻发布,使得系统处理内容关系,完善站内文章互链变得投入产出不合算,交给了简单的计算规则。

即便如此,在web鼎盛时代,也难以想象任何缺少超链接的页面。

  • 超链接与维基百科

门户用超链接把新闻文章组织在文脉之中,维基百科则通过超链接把“名词”组织在文脉中。

语言学里面,认为对名词的解释最后一定是个“互文”关系,即彼此解释,所以语言必须在自己的系统里才成立。维基百科正在用超链接逐步描述这个盛况,这是超链接的狂欢。

我们在学校里学习知识,其实是个条目式、树状层级结构;但其实知识是一个网络状,彼此关联。所以,维基百科和超链接也正好是描述出知识的网络形态,无边际又关联着。

  • 超链接与Google Pagerank

我们相信世界是网络的,而超链接就是这种联系的描述。Google的成功,建立在对全网内容的准确性与重要性的把握之上,在它的Pagerank算法里,超链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有多种计算规则。

网站内部链接,对外部的链接和被外部链接,这些链接的数量和质量,都会影响Google对一个网页重要性的评估,进而影响到在搜索结果里的排序。

Google用上市和市值来证明超链接对互联网的价值。

  • 超链接与Blog

我喜欢那个由超链接构成的内容网络,很大程度上,我喜欢Blog远多于微信公众号。因为blog以超链接构成内容关联,这种内容结构很像经典的知识网络结构,而且指向其中变化的和新创的部分。

文内的超链接,Blog之间的友情链接以及Pingback,引入了“人”这个对内容产生影响的因素。“人”在内容中的比重是恰当的,关系建立在超链接之上,建立在内容之上。

  • 尾声

超链接终究是没落了。它会继续存在,但走向无足轻重。原因有二:一是超链接对应着“网址”,今天我们有了更多元的处理网址的方法;二是内容网络让位于人的网络,内容关联不再基于超链接而基于关系。

作为一个内向的人,我更喜欢那个超链接主导的内容网络。我的白日梦就是让这个链接的内容网络能够重现于移动时代。

这是一个白日梦。


  • 这篇文章有下文,讨论超链接怎么就式微了,它被什么取代了。打赏够多了我就写!
  • 我更希望你使用RSS阅读器来阅读此文,你也可以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:zhanbinstory
  • 你可以用微信扫描第一个二维码订阅我的内容,也可以用微信扫描第二个二维码打赏我的文章。